日本二二六事件(二):77岁的海军大将中弹47枪,被打成马蜂窝

1936年2月25日,日本东京一场几十年不遇的大雪将被鲜血染红。有人向警方告密,说:“驻扎在东京即将调往亚博登录东北的陆军第一师团一些青年军官要发动叛乱,刺杀政府要员。”日本当局十分紧张,草木皆兵。首相官邸的门窗用钢条加固,并安装了直通警视厅的警报器。

1936年2月25日深夜,天降罕见鹅毛大雪,东京城一片寂静。26日凌晨5时,香田清贞大尉、安藤辉三大尉、河野寿大尉、野中四郎大尉等9名政变核心军官带领千余名官兵,从驻地武器库中夺取了步枪、机枪等武器,然后从位于皇宫外西侧三宅坂的第1师团驻地出发,踏着厚厚的积雪,分头去刺杀“天皇周围的坏人”。

击杀冈田首相的步兵第1联队机关枪中队,由其中队长栗原安秀中尉率领,共4个小队。即栗原自兼小队长的第1小队,池田俊彦少尉的第2小队,林八郎少尉的第3小队,尾岛健次郎上士的机枪小队。该袭击队总共约300人,计有重机枪7挺,每挺子弹2000多发;轻机枪4挺,步枪100多支,子弹10000多发;手枪20支,子弹共2000多发,以及发烟筒。

这个中队于26日晨4时30分从六本木以北的驻地向东,经溜池于5时到达首相府。各小队长命令部队上好刺刀。随之,栗原安秀指挥部队打开大门,林八郎的第3小队首先冲入院内,这时院内的警铃已响,担任警卫的村上嘉茂左卫门巡查部长、巡查馆喜代松、土井清松、清水与四郎即与攻击部队发生枪战,结果这4名警察全被林八郎的小队击毙。

日本二二六事件(二):77岁的海军大将中弹47枪,被打成马蜂窝

?

首相冈田启介戏剧性地逃过了刺杀。叛军粟原中尉和一名宪兵一马当先冲到了首相官邸的正门,这时候,大门旁屋内的警察睡得正香,他们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已经绑了起来。暴乱士兵冲进官邸大厅,一阵乱枪,把厅内的吊灯全部打碎,枪声惊醒了首相的秘书(也是首相的妹夫),他急忙给警视厅打电话求援,不料警察早被叛军打退,逃之夭夭,首相秘书的电话半天没人接;秘书急得团团转,但是左思右想,除了求助,别无他法,只好再次给警视厅打电话,这次的电话倒是有人接,可惜那正是叛军。秘书马上又给附近的宪兵队打电话,可是宪兵队表示已经无能为力。秘书气得“啪”地一声把电话摔到地上。当叛乱军人大喊大叫地冲入首相官邸的院子时,这位早已听说过政变传言的73岁首相瘫在床上,宿命地说:“他们终于来了。”但是,冈田的秘书兼妹夫松尾传藏却不肯让他坐以待毙。松尾硬是把冈田从床上拽了起来,和一名警卫一起把他推进了洗澡间,然后跑到院子里,高呼“天皇万岁”。由于松尾长相与冈田相似,因此叛军将他误认为是首相,负责带队的栗原中尉当即下令开枪将松尾打死。他不放心,又找来女佣辨认,女佣确认死者就是冈田。第二天下午,在东京警视厅的救助下,冈田戴上口罩和墨镜,化装为吊唁人,混在送葬队伍中,从被叛军占领的首相官邸中逃脱。

日本二二六事件(二):77岁的海军大将中弹47枪,被打成马蜂窝

?

袭击内大臣住处的是步兵第3联队的第1、第3中队各1部,由第1中队长坂井直中尉指挥,约200人,有重机枪4挺,每挺子弹2000多发;步枪约130支,子弹约6000发;手枪10多支,子弹约500发,以及发烟筒等。

这位77岁的海军大将在头天晚上刚携妻子出席了美国大使格鲁举办的晚宴,当政变军人冲进住宅时,他还在酣睡之中。政变军人破门而入,被斋藤实的妻子拦住。当斋藤醒来并穿好睡衣时,这些人已闯入了卧室。三名军官对准站在妻子后面的斋藤同时开枪,斋藤应声倒地。斋藤夫人见状扑在丈夫的尸体上,紧紧抱着,泣不成声。青年军官们无法把斋藤夫人拉起,便将枪伸到她的身下,向斋藤继续射击。斋藤浑身上下弹痕累累,一共中了47枪。凶手们得手后,高呼三遍“天皇万岁”,然后呼啸而去。5时15分,这批激进分子离开了斋藤的住宅,开向皇宫西南附近的陆军省。

日军中的激进分子认为,在陆军会议上辨明真崎甚三郎私藏政变计划,心怀险恶,并继真崎甚三郎出任教育总监的渡边锭太郎大将是“统制派”的有力人物,应当将他铲除。

打死斋藤实以后,步兵第3联队第1中队的小队长高桥太郎、安田优率领部队约30人,带轻机枪4挺和若干步枪乘由市中心运送野战重炮兵第7联队人员参拜“靖国神社”的一辆卡车直开杉并区上荻洼的渡边住处。

渡边住室是日本式木房,当纸糊的活门被拉开后,激进分子即以手枪、机枪一齐对着里面开火。渡边锭太郎这个62岁的枯瘦老人拿起手枪勇敢的还击,但被机枪打成马蜂窝,从楼上滚下来。高桥太郎少尉对已死的渡边怒气未消,拔出他的军刀砍下了渡边的头,然后才率部队去陆军省与在那里的坂井直第1中队会合。

日本二二六事件(二):77岁的海军大将中弹47枪,被打成马蜂窝

?

财政(大藏)大臣高桥是清的住宅,在皇宫西南约两公里的地方,其东南距近卫步兵第3联队的营区仅400米左右的距离。高桥是清由于坚持削减上一年的巨额军费而遭到少壮派军官憎恨。

担任袭击高桥是清住处的是近卫步兵第3联队之第7中队,由中桥基明中尉、今泉义道少尉以及炮兵学校的学生中岛莞尔少尉率领。他们于早4时集合,携带4挺轻机枪、100多支步枪,约120人,在讲解了所执行之任务与昭和维新的关系,并历数了财政大臣袒护财团、搜刮平民百姓等罪行之后,规定了执行任务的方法。随即将部队分为两部,一部由今泉义道指挥,向以东的皇宫方向警戒,以防皇宫内的近卫部队出动;一部由中桥基明、中岛莞尔率领,向财政大臣住处开进。

晨5时,到达高桥住宅的第7中队在其院墙外部署了严密的警戒之后,其余人员翻墙入院,抓住高桥家的管事人员,迫其领至二楼的高桥卧室。当叛军冲进他卧室的时候,这个悲惨的老人还在打着节奏分明的呼噜。一名中尉一脚踢开他的被子,朝他一连开了数枪。紧接着另一名军官跳上去,挥起军刀一刀砍下高桥的右臂,既而又把刀刺进他的肚子里。恶狠狠地左右乱捅。中桥直冲入卧室,掀开被子,高呼“天诛”,对着高桥连开三枪;其他人也用刺刀、军刀在他身上乱砍乱捅。高桥当场气绝身亡,凶手们随后彬彬有礼地对造成的混乱向高桥的家属道歉,说:“真是打扰了。”

日本二二六事件(二):77岁的海军大将中弹47枪,被打成马蜂窝

?

在激进分子的心目中,日俄战争的海军英雄,天皇的侍从长铃木贯太郎是和英美勾结的的代表。 击杀铃木贯太郎的部队是由步兵第3联队的安藤辉三大尉率领。该中队出动了150人,加上机关枪中队共为204人。携带轻机枪5挺、重机枪4挺、步枪130多支,手枪10多支。这支部队于晨4时50分到达麴町三番町铃木的住处。第1小队直接突至院内,第2小队则位于大门警戒,在院内及大门口各架起两挺重机枪。 他们在侍从长官邸门口遭到了卫兵的坚强抵抗,交火10分钟后才冲进去。叛军冲进来时,铃木镇静地要大家安静,并问道:“你们这样做必定是有原因的。告诉我是什么原因。”他和叛军谈了10多分钟,谈不下去了,铃木便说:“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安藤说:“没有了,长官。”铃木说:“那就打吧。”上士永田走上前去,说:“为了昭和维新,请阁下做出牺牲吧。”说完连开三枪,一枪打空,一枪击中下腹,一枪擦心脏而过。有人要求再补一枪,见铃木夫人扑到在丈夫身边高喊“别再打了,对老人你们也下的去手,把我也一起打死好了”,由于铃木夫人是当代着名的教育家,还是昭和天皇的保姆,是天皇视若比亲生母亲还要亲的人物,士兵没人敢动手,加上平素敬佩铃木为人的安藤大尉说“那太残忍了”,然后喊道:“统统有,向铃木阁下行举枪礼”,说完就带队离开了铃木的官邸。安藤没有想到,身负重伤的铃木几天之后竟被人从死亡线上抢救了过来。

前内大臣牧野伸显虽然已经75岁,又是明治维新功臣大久保利通的儿子,但激进分子认为他是昭和维新的死对头。当时牧野伸显住于东京西南较远的汤河原伊藤屋旅馆。击杀牧野的任务,由步兵第1联队之河野寿大尉组成八人的精干小分队前往执行。他们携带轻机枪3挺及步枪、手枪,于黑夜中乘两台出租汽车到达汤河原,随即在旅馆的前门、后门架上了机枪。

日本二二六事件(二):77岁的海军大将中弹47枪,被打成马蜂窝

刺杀西园寺公望公爵和牧野伸显伯爵的计划没有实现。由于西园寺是明治维新以来仅存的一位元老,享有很高的威望,许多政变士兵不愿加害于他;带队的坂垣中尉也不愿意执行这一任务,见部下拒绝从命,便取消了这一行动。牧野伸显伯爵,这位明治维新功臣大久保利通的后代,在政变发生时正在神奈川县的汤河原温泉休养。当叛军攻来时,牧野的卫士枪杀了领头的军官,叛军又枪杀了那个卫士,然后乘势放火烧旅馆,意在迫使牧野跑出来。在20岁的外孙女吉田和子的帮助下,牧野伸显利用士兵抵抗所争取的时间,溜出旅馆后门。旅馆后面是一座峭壁,这位老先生在外孙女的帮助下爬到岩面的突出部,就再也爬不动了。不久之后,火光照亮了峭壁,就像探照灯一样把牧野和和子照得清清楚楚。山下的叛军举起了枪。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和子展开了她自己的和服,挡到外公的面前。士兵们看到这种英勇的姿态,便把枪放下不打了。

来源:历史政治风云人物

?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